卖花担上,菊蕊金初破。
说着重阳怎虚过。
看画城,簇簇,酒肆歌楼,奈没个、巧处安排着我。
家乡煞远哩,抵死思量、枉把眉头万千锁。
一笑且开怀,小阁团栾,旋簇着、几般蔬果。
把三杯两盏记时光,问有甚曲儿,好唱一个?

賣花擔上,菊蕊金初破。
說著重陽怎虛過。
看畫城,簇簇,酒肆歌樓,奈沒個、巧處安排著我。
家鄉煞遠哩,牴死思量、枉把眉頭萬千鎖。
一笑且開懷,小閣團欒,旋簇著、幾般蔬果。
把三杯兩盞記時光,問有甚曲兒,好唱一個?

mài huā dān shàng , jú ruǐ jīn chū pò 。
shuō zhuó zhòng yáng zěn xū guò 。
kàn huà chéng , cù cù , jiǔ sì gē lóu , nài méi gè qiǎo chǔ ān pái zhuó wǒ 。
jiā xiāng shā yuǎn li , dǐ sǐ sī liáng wǎng bǎ méi tóu wàn qiān suǒ 。
yī xiào qiě kāi huái , xiǎo gé tuán luán , xuán cù zhuó jī bān shū guǒ 。
bǎ sān bēi liǎng zhǎn jì shí guāng , wèn yǒu shèn qū ér , hǎo chàng yī gè ?

鉴赏

【鉴赏】

诗人戴复古终生仕途失意,浪迹江湖,生活贫困,《洞仙歌》这首词写戴复古如何超脱了思乡的哀愁。

戴复古师从陆游,作品仅存40多首。明代毛晋在《石屏词跋》中称戴复古:“性好游,南适瓯闽,北窥吴越,上会稽,绝重江,浮彭蠡,泛洞庭,望匡庐、五老、九嶷诸峰,然后放于淮泗,归老委羽之下。”《四库全书提要》盛称他的《赤壁怀古》词,以为“豪情壮采”不减苏轼。

这首《洞仙歌》写得很活泼,运用清新俚俗的语言,以素描手法对酒肆风光加以描写。词中的主人公,正是戴复古自己,所以使人读了之后,仿佛如临其境,如见其景,如闻其声,和戴复古一道分享市饮酒听曲、驱遣旅途劳累的快乐。戴复古长期在异乡行走,内心深处有着深重的孤独寂寞之情,对家乡亦是时时想念。但戴复古并没有沉浸在痛苦中无法自拔,而是力图自我安慰,酒肆自然是排遣寂寞的地好去处。时节已近重阳,就从在闹市上听到卖花的叫卖声写起。

“卖花担上,菊蕊金初破。说着重阳怎虚过。”这三句写卖花人担着初开的黄菊走来,边走边叫卖:“重阳快到了,不要虚过呀!一年才一次,不能错过这么美的菊花啊!寥寥数语,将花之美姿,人之妙语生动逼真地呈现给读者。戴复古在卖花声中点明季节,落笔非常自然。接着以”看画城“三句,表明此刻并没有买花,他纵目街头,只见繁华的大街上,高楼栉次鳞比,到处有酒店歌楼。街市越热闹戴复古越感寂寞,无处容身,不由叹道:”在这样红尘世界,宝马香车,来来往往,怎奈没有个好处所安排我啊!下片“家乡煞哩”三句,紧接上片。戴复古徘徊良久,随意观赏了一会儿,不由排遣自己说:“家乡可远哩,总是想念,枉自把眉头紧锁,只是自寻烦恼啊!”思量到此,这才爽然一笑,赶紧找个合意的所在。下面“一笑且开怀”三句,是说自己进了个酒店,选个小阁儿,定了个雅座。很快地酒保摆上了几盘时果和菜蔬,筛上了酒。为了喝上个三杯两盏度过这重阳时光,戴复古不但开怀畅饮,还想听支曲儿聊佐清欢。结句“问有甚曲儿,好唱一个?”把酒肆饮酒的心情,写得极为欢畅。这在当时,非常符合戴复古的身份和环境,唱曲佐酒,在唐、五代、北宋时期的酒店里,早有这种风气,唐代的旗亭,北宋的樊楼,都是“征歌侑酒”的场所。

南宋也不例外。歌唱者不少是民间艺人,或寄身乐队的妙龄女郎,她们备个摺子,任人点曲,名为清唱。戴复古用点唱两句,作词的结语,使得酒肆风光,历历在目,而且给人以亲切自然之感。

词至南宋末,崇尚醇雅之风,戴复古《洞仙歌》却一反时尚,用了很多俚言俗语,极有生活气息,使人备感亲切有味。此外,《洞仙歌》这首词在构思上颇为灵活,把戴复古在异乡的生活、思想、情感曲折地呈现出来,显示出一定的思力。

(小提示:如果您想查询《洞仙歌》相关诗句的上一句或者下一句是什么,可以在页面右上角的“诗词检索”中输入您要查询的诗句,回车即可查到该诗句的上句或下句。注意上半句和下半句输入时不要留有空格和标点符号!)

评论:

昵称

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