锁离愁连绵无际,来时陌上初熏。
绣帏人念远,暗垂珠露,泣送征轮。
长行长在眼,更重重,远水孤云。
但望极楼高,尽日目断王孙。
消魂,池塘别后,曾行处,绿妒轻裙。
恁时携素手,乱花飞絮里,缓步香茵。
朱颜空自改,向年年,芳意长新。
遍绿野,嬉游醉眼,莫负青春。

鎖離愁連綿無際,來時陌上初熏。
繡幃人念遠,暗垂珠露,泣送征輪。
長行長在眼,更重重,遠水孤雲。
但望極樓高,盡日目斷王孫。
消魂,池塘別後,曾行處,綠妒輕裙。
恁時攜素手,亂花飛絮裏,緩步香茵。
朱顏空自改,向年年,芳意長新。
遍綠野,嬉遊醉眼,莫負青春。

suǒ lí chóu lián mián wú jì , lái shí mò shàng chū xūn 。
xiù wéi rén niàn yuǎn , àn chuí zhū lù , qì sòng zhēng lún 。
cháng xíng cháng zài yǎn , gēng zhòng zhòng , yuǎn shuǐ gū yún 。
dàn wàng jí lóu gāo , jìn rì mù duàn wáng sūn 。
xiāo hún , chí táng bié hòu , zēng xíng chǔ , lǜ dù qīng qún 。
nèn shí xié sù shǒu , luàn huā fēi xù lǐ , huǎn bù xiāng yīn 。
zhū yán kōng zì gǎi , xiàng nián nián , fāng yì cháng xīn 。
biàn lǜ yě , xī yóu zuì yǎn , mò fù qīng chūn 。

鉴赏

【鉴赏一】 《凤箫吟》这首词,咏芳草,写离情,二者融合得贴切无间,如水乳交融。上片开头“锁离愁”三字别有意味,谁锁“离愁”呢?自然是芳草,所以紧接着“连绵无际,来时陌上初熏”就是写芳草了;下面“绣帏人念远”几句,点明这离愁是“绣帏人”的,即自己的爱妾的,而芳草“锁离愁”,正是通过“绣帏人”的眼睛来感觉到的。“长亭长在眼”二句,写爱妾送别,伫目远望,依依不舍。最后二句,韩缜则点出“绣帏人”在“望”,写别后思念。“目断王孙”,王孙,即是指思念的丈夫。下片,韩缜所用的手法、体现的意境基本同上片,“消魂”总写;“池塘”三句写别后景物变化,暗寓时光流转;“恁时”三句写自己想着同爱妾缓步踏青。而“朱颜”以下至结尾,则颇有感慨:人一年一年地老了。而芳草却年年常青,那么,尽情游嬉,开怀畅饮吧,不要辜负了这美好的青春。

《凤箫吟》这首词写离情颇为独到,别有一番意境,将韩缜与爱妾的依依惜别之情表现得颇为含蓄优雅,境界颇高,很是成功,而不同于一般的写离情之作。

【鉴赏二】 词借咏芳草以寄托别离情绪。全词以芳草为中心,尽管字面上没有“草”的字眼,而“连绵无际”、“陌上”、“珠露”、“长亭”、“王孙”、“池塘”、“绿妒”、“香茵”、“芳意”、“绿野”等词,无一不写草,所以离情也处处由芳草带出。词中表现上用了正比和反比手法,即描写芳草越繁华茂盛,带出的离愁越浓越沉重;描写芳草越生机勃勃,反映主人公的心绪越萧瑟悲凉。

起首二句先从游子远归即赋别离说起。春风如醉,香气似熏;陌上相会,情意绵绵,此处系用江淹《别赋》句意:“闺中风暖,陌上草熏。”遗憾的是游子来去匆匆,才相会又将赋别离,惜别者的眼中,那连绵不断的碧草,似乎深锁着无限离愁,使人触景伤情。接着“绣帏”三句,形容游子归来以后旋即匆匆离去。这里主要点出深闺思妇垂泪泣送的形象,同时还体现出露滴如珠泪的碧草之神,所谓“春草碧色,春水渌波,送君南浦,伤如之何。”(《别赋》)真是深闺念远,南浦伤别,可以说是相见时难别亦难了。此处用拟人手法将碧草化作多情之人,亦似为离别而垂泣,如此以来化静为动,增添了伤离的黯然气氛。

“长行”两句,将镜头从深闺转到旅途中的游子经历。他行行重行行,不见伊人倩影,但见遍地芳草,远接重重云水,这里以云水衬出春野绿意。一“孤”字暗示了睹草思人的情怀。下面随即折回描写思妇形象,“但望极”两句,是写她独上危楼、极目天际,但见一片碧色,却望不到游子的身影。此处即用“王孙游兮不归,春草生兮萋萋”句意,道出了思妇空自怅望的别恨。

下片“销魂”三句,是回忆当年。“池塘生春草,园柳变鸣禽”,本为谢灵运的名句,词人忆及昔日同游池畔,旋赋别离,句中不仅深有沧桑之感,而且也没有离题。记得那时她姗姗而行,罗裙轻拂,使绿草也不禁生妒;这是反用牛希济“记得绿罗裙,处处怜芳草”词意,以绿草妒忌罗裙之碧色,来衬托出伊人之明媚可爱,从而由草及人,更增添了对她的怀念之情。“恁时”三句,仍是回忆。“恁时”即“那时”,连上“曾行处、绿妒轻裙”时事。他轻携素手,絮飞花乱的暮春季节里,漫步于如茵绿草之间。而眼前的如茵绿草,又使他兴起无限感喟。“朱颜”两句,从刘希夷诗“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化出,时光流逝,人事已非,相逢不知何日。自己年华已经渐老,只有芳草却是春风吹过而新绿又生。结末呼应上文,愿人们毋须触景伤情,当春回大地、绿满田野之时,可以放怀宴游,到那时可不要辜负了青春好时光。《凤箫吟》这首词妙巧用拟人手法,把点点离愁都化作可感之物。全词颇具空灵之美。

(小提示:如果您想查询《凤箫吟》相关诗句的上一句或者下一句是什么,可以在页面右上角的“诗词检索”中输入您要查询的诗句,回车即可查到该诗句的上句或下句。注意上半句和下半句输入时不要留有空格和标点符号!)

评论:

昵称

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