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波不过横塘路,但目送,芳尘去。
锦瑟华年谁与度?
月台花榭,琐窗朱户,只有春知处。
碧云冉冉蘅皋暮,彩笔新题断肠句。
试问闲愁都几许?
一川烟雨,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

淩波不過橫塘路,但目送,芳塵去。
錦瑟華年誰與度?
月臺花榭,瑣窗朱戶,隻有春知處。
碧雲冉冉蘅臯暮,彩筆新題斷腸句。
試問閑愁都幾許?
一川煙雨,滿城風絮,梅子黃時雨。

líng bō bù guò héng táng lù , dàn mù sòng , fāng chén qù 。
jǐn sè huá nián shuí yǔ dù ?
yuè tái huā xiè , suǒ chuāng zhū hù , zhī yǒu chūn zhī chǔ 。
bì yún rǎn rǎn héng gāo mù , cǎi bǐ xīn tí duàn cháng jù 。
shì wèn xián chóu dū jī xǔ ?
yī chuān yān yǔ , mǎn chéng fēng xù , méi zǐ huáng shí yǔ 。

鉴赏

【注释】 ①凌波:形容女子步态轻盈。

②芳尘去:指美人已去。

③锦瑟华年:指美好的青春时期。

锦瑟:饰有彩纹的瑟。

④月台:赏月的平台。

花榭:花木环绕的房子。

⑤琐窗:雕绘连琐花纹的窗子。

朱户:朱红的大门。

⑥蘅皋:长着香草的沼泽中的高地。

⑦彩笔:比喻有写作的才华。事见南朝江淹故事。

⑧都几许:共有多少。

⑨一川:遍地。

【评解】 《青玉案》这首词通过对暮春景色的描写,抒发贺铸所感到的“闲愁”。上片写路遇佳人而不知所往的怅惘情景,也含蓄地流露其沉沦下僚、怀才不遇的感慨。下片写因思慕而引起的无限愁思。全词虚写相思之情,实抒悒悒不得志的“闲愁”。立意新奇,能兴起人们无限想象,为当时传诵的名篇。

【史考】 见《东山词》卷上,《乐府雅词》卷上、《中吴记闻》卷三、《诗人贺铸玉屑》卷二一等书。黄山谷有《寄贺方回》诗云:“少游醉卧古藤下,谁与愁眉唱一杯。解作江南断肠句,只今惟有贺方回”。见《山谷内集诗注》卷十八。宋人和方回《青玉案》韵者甚多。

洪武本《草堂诗馀》前集卷上误作无名氏词。

【集评】 周紫芝《竹坡诗话》:贺方回尝作《青玉案》,有“梅子黄时雨”之句,人皆服其工,士大夫谓之“贺梅子”。

罗大经《鹤林玉露》:贺方回有“试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盖以三者比愁之多也,尤为新奇,兼兴中有比,意味更长。

沈谦《填词杂说》:“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不特善于喻愁,正以琐碎为妙。

先著、程洪《词洁》:方回《青玉案》词工妙之至,无迹可寻,语句思路亦在目前,而千人万人不能凑拍。

沈际飞《草堂诗余正集》:叠写三句闲愁,真绝唱!

刘熙载《艺概》:贺方回《青玉案》词收四句云:“试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其末句好处全在“试问”呼起,及与上“一川”二句并用耳。

王方俊《唐宋词赏析》:贺铸晚年退隐至苏州,并在城外十里处横塘有住所,词人常往来其间。《青玉案》这首词写于此时此地。汉中写路遇一女子,而引起了贺铸对生活的感慨。

【鉴赏】 1、诗人贺铸以“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三种物境,同时渲染其愁之浓重:黄梅季节,天下细雨纷纷,溪边烟草蒙蒙。愁深 似海,层现迭出,气氛的渲染达到极至。

2、《青玉案》旨在写“愁”,但除“试问闲愁都几许?”直言“愁”字外,却将不可目见的愁情,蕴含于可见之人可见之景中,由可见知不可见,化抽象为形象,处处无“愁”而处处有愁。

3、词的上阕借相思之苦写愁。“凌波不过”、“芳尘去”,诗人贺铸只能眼巴巴翘望和“目送”,真是“相见时难别亦难”。那种企盼,那种依依不舍,已是苦不堪言。更绝妙的,是推己及人,去揣想对方的愁苦、孤寂:正值青春年少,却深居独处,花容月貌,却无人问津。不言己苦,而记挂他人,一片痴情可叹。诗人贺铸贺铸,为人豪侠尚气,才兼文武,渴望建功立业,但由于秉性刚直,不阿权贵,因而一生屈居下僚,郁郁不得志,故其词多嗟叹功名不就之作,这首《横塘路》就是代表。作品看似写美人孤居的愁怨,实际上抒写自己的孤寂生活和幽恨清愁——一辈子沉沦下僚、不被人知重的遭际。

4、词的下阕开头两句,承上阕而来,写表达相思的具体行动:题诗寄思。此二句写得真切,写得感人。这是一幅由景和人构成的图画。画面上,太阳已西沉,暮霭迷蒙,长满杜蘅的江岸边,诗人贺铸在徘徊,在眺望,久久不肯离去,无奈之中,提笔寄意,又都是些“断肠句”,实在是凄凄惨惨切切。这景中之情,最终归结为一个“愁”字。

5、“试问闲愁都几许?”先以“几许”提问,引起注意,然后作答,凸现全词主旨。《青玉案》这首词喻愁不沿袭前人,具有一定的创造性和新意。第一,愁之喻体都是眼前的景物,极普通,极常见,却又最含情脉脉,借景抒情,虚实相生。第二,他人说愁不论以山喻还是以水喻,多限于用一个比喻,而《青玉案》这首词都连设三喻:以“一川烟草”喻愁之广,以“满城飞絮”喻愁之乱,以“梅子黄时雨”喻愁之久,物象鲜明而且多样化,令人觉得此愁简直充实天地,无所不在。此三句历来为人传诵,《鹤林玉露》云:“盖以三者比之愁多也,尤为新奇,兼兴中有比,意味更长。”是故,贺铸有“贺梅子”之誉也就当之无愧了。

贺铸的美称“贺梅子”就是由《青玉案》这首词的末句引来的。据周紫芝《竹坡诗话》载:“贺方回尝作《青玉案》词,有‘梅子黄时雨’之句,人皆服其工,士大夫谓之贺梅子。”可见《青玉案》这首词影响之大。

“凌波不过横塘路,但目送,芳尘去。”横塘,在苏州城外。龚明之《中吴纪闻》载:“铸有小筑在姑苏盤门外十余里,地名横塘。方回往来于其间。”是贺铸隐居之所。凌波,出自曹植《洛神赋》:“凌波微步,罗袜生尘。”这里是说美人的脚步在横塘前匆匆走过,贺铸只有遥遥地目送她的倩影渐行渐远。基于这种可望而不可即的遗憾,贺铸展开丰富的想象,推测那位美妙的佳人是怎样生活的。“锦瑟年华谁与度?”用李商隐“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诗意。下句自问自答,用无限婉惜的笔调写出陪伴美人度过如锦韶华的,除了没有知觉的华丽住所,就是一年一度的春天了。这种跨越时空的想像,既属虚构,又合实情。

上片以偶遇美人而不得见发端,下片则承上片词意,遥想美人独处幽闺的怅惘情怀。“碧云”一句,是说美人伫立良久,直到暮色的四合,笼罩了周围的景物,才蓦然醒觉。不由悲从中来,提笔写下柔肠寸断的诗句。蘅皋,生长着香草的水边高地,这里代指美人的住处。“彩笔”,据《南史•江淹传》:“……(淹)尝宿于冶亭,梦一丈夫自称郭璞,谓淹曰:‘吾有笔在卿处多年,可以见还。’淹乃探怀中得五色笔一以授之。”这里用彩笔代指美人才情高妙。那么,美人何以题写“断肠句”?于是有下一句“试问闲愁都几许?”刘熙载云:“贺方回《青玉案》词收四句云:‘试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其未句好处全在‘试问’句呼起,及与上‘一川’二句并用耳。”笔者认为,“试问”一句的好处还在一个“闲”字。“闲愁”,即不是离愁,不是穷愁。也正因为“闲”,所以才漫无目的,漫无边际,飘飘渺渺,捉摸不定,却又无处不在,无时不有。这种若有若无,似真还幻的形象,只有那“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差堪比拟。贺铸妙笔一点,用博喻的修辞手法将无形变有形,将抽象变形象,变无可捉摸为有形有质,显示了超人的艺术才华和高超的艺术表现力。宋•罗大经云:“以三者比愁之多,尤为新奇,兼兴中有比,意味更长。”清•王闿运说:“一句一月,非一时也。”都是赞叹末句之妙。

贺铸一生沉抑下僚,怀才不遇,只做过些右班殿臣、监军器库门、临城酒税之类的小官,最后以承仪郎致仕。将政治上的不得志隐曲地表达在诗文里,是封建文人的惯用手法。因此,结合贺铸的生平来看,《青玉案》这首诗也可能有所寄托。贺铸为人耿直,不媚权贵,“美人”、“香草”历来又是高洁之士的象征,因此,贺铸很可能以此自比。居住在香草泽畔的美人清冷孤寂,不正是贺铸怀才不遇的形象写照吗?从这个意义上讲,《青玉案》这首词之所以受到历代文人的盛赞,“同病相怜”恐怕也是一个重要原因吧!当然,径直把它看作一首情词,抒写的是对美好情感的追求和可望而不可即的怅惘,亦无不可。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理解,《青玉案》这首词所表现的思想感情对于封建时代的人们来说,都是“与我心有戚戚焉”。这一点正是《青玉案》这首词具有强大生命力的关键所在。

(小提示:如果您想查询《青玉案》相关诗句的上一句或者下一句是什么,可以在页面右上角的“诗词检索”中输入您要查询的诗句,回车即可查到该诗句的上句或下句。注意上半句和下半句输入时不要留有空格和标点符号!)

评论:

昵称

网站

全字解析
在线新华字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