蹴[1]罢秋千,起来慵整[2]纤纤手。
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
见有人来[3],袜刬[4]金钗溜。
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

蹴[1]罷秋千,起來慵整[2]纖纖手。
露濃花瘦,薄汗輕衣透。
見有人來[3],襪刬[4]金釵溜。
和羞走,倚門回首,卻把青梅嗅。

cù [1] bà qiū qiān , qǐ lái yōng zhěng [2] xiān xiān shǒu 。
lù nóng huā shòu , báo hàn qīng yī tòu 。
jiàn yǒu rén lái [3], wà chǎn [4] jīn chāi liū 。
hé xiū zǒu , yǐ mén huí shǒu , què bǎ qīng méi xiù 。

鉴赏

【注释】: [1]蹴(cù):踏。

[2]慵整:懒整。

[3]见有人来:一作见客入来。

[4]袜刬(chǎn):穿袜行走。

【史考】 《续草堂诗余》、《词的》、《古今词统》、《古今诗余醉》、《花镜隽声》、《词汇》题作“秋千”。

杨金本《草堂诗余》题作“佳人”。

(1)慵整:杨金本《草堂诗余》、《续草堂诗余》、《古今词统》、《古今诗余醉》作“整顿”。

(2)见客入来:《历代诗余》、《古今图书集成》、《天籁轩词选》、金绳武活字本《花草粹编》作“见有人来”。

【李清照存疑】 此首别作苏轼词,见杨金本《草堂诗余》卷下。

又作无名氏词,见《花草粹编》卷一、《续草堂诗余》卷上、《古今词统》卷四、《古今诗余醉》卷十二、《花镜隽声》卷七、《词汇》卷七、《同情集词选》卷四。

别又误作周邦彦词,见《词的》卷二。

赵万里辑《漱玉词》云:“案词意浅薄,不似他作。未知升庵何据?” 【鉴赏】 靖康之乱前,词人李清照的生活是幸福美满的。她这时期的词,主要是抒写对爱情的强烈追求,对自由的渴望。风格基本上是明快的。《点绛唇》(“蹴罢秋千”)很可能就是这一时期中的早期作品。

《点绛唇》这首词的上片用“慵整纤纤手”、“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给读者描绘出一个身躯娇小、额间鬓角挂着汗珠、轻衣透出香汗刚下秋千的如花少女天真活泼、憨态可掬的娇美形象。紧接着,词人转过笔锋,使静谧的词境风吹浪起,写少女忽然发现有人来了,她自然而然地、匆匆忙忙地连鞋子也顾不上穿,光着袜子,害羞地朝屋里就跑,头上的金钗也滑落了。这把封建社会深闺少女的另一种心理和行动,也就是在封建礼教束缚下的遵守所谓“礼”的心理和行动,逼真地摹写出来了。但是,她害羞地跑到门边,却没有照常理立刻躲进屋里去,而是“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

李清照这两个短句和李煜《一斛珠》中的“烂嚼红茸,笑向檀郎唾”一样,成功地写出了少女的情态。同时,李清照这两个短句还生动地表露了少女的内心世界。她嗅青梅,不是真的嗅,而是用以表现其若无其事来遮掩她的紧张。这和欧阳炯《贺明朝》中的:“石榴裙带,故将纤纤玉指,偷捻双凤金线。”晃冲之《传言玉女•上元》中的“娇波溜人,手捻玉梅低说”,都有类似之处。这和今天现实生活中,年轻的姑娘以摆弄辫梢、手绢等,来掩饰她的害羞、紧张也是类似的。至于“回首”,那也和欧阳炯《南乡子》中“水上游人沙上女,回顾,笑指芭蕉林里住”的“回顾”,李珣《南乡子》中“玉纤遥指花深处,争回顾,孔雀双双迎日舞”的“回顾”一样,虽然它们所表现的内容、表达的感情,并不完全相同,但它们都是以简单的回头看的动作,表现比较复杂的内心活动的。李清照这两个短句中的“回首”是少女对来人打搅了她自由玩乐的不愉快,她要看看打搅她的来人是谁,她要看看把他弄得那么狼狈的是谁,是什么样的人。这表现了她的天真、勇敢,表现了她对封建礼教束缚轻视的一面。这种思想感情,就其内容来说,远远超过了这一生活侧面的描写。

在李清照之前,虽然绝大多数词都是写妇女,但是,能够描绘出妇女的形象,并写出妇女的内心世界,而且有一定意义的却不多。李清照这首《点绛唇》语言质朴,形象生动逼真,不但有心理描写,而且有一定的深意,的确是一首写封建社会的少女(词人的自我写照)的好作品。它和李清照的著名词作《一翦梅》(“红藕香残玉簟秋”)、《醉花阴》(“薄雾浓云愁永昼”)、《武陵春》(“风住尘香花已尽”)、《声声慢》(“寻寻觅觅”)等完全可以媲美。

(小提示:如果您想查询《点绛唇》相关诗句的上一句或者下一句是什么,可以在页面右上角的“诗词检索”中输入您要查询的诗句,回车即可查到该诗句的上句或下句。注意上半句和下半句输入时不要留有空格和标点符号!)

评论:

昵称

网站

全字解析
在线新华字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