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深闺,柔肠一寸愁千缕。
惜春春去,几点催花雨。
倚遍阑干,衹[1]是无情绪。
人何处,连天芳草[2],望断归来路。

寂寞深閨,柔腸一寸愁千縷。
惜春春去,幾點催花雨。
倚遍闌幹,衹[1]是無情緒。
人何處,連天芳草[2],望斷歸來路。

jì mò shēn guī , róu cháng yī cùn chóu qiān lǚ 。
xī chūn chūn qù , jī diǎn cuī huā yǔ 。
yǐ biàn lán gān , zhǐ [1] shì wú qíng xù 。
rén hé chǔ , lián tiān fāng cǎo [2], wàng duàn guī lái lù 。

鉴赏

【注释】: [1]衹(zhǐ):只,仅仅。

[2]芳草:芳香的青草。

【史考】 诗词杂俎本《漱玉词》、《花草粹编》、《续草堂诗余》、《词的》、《古今诗余醉》、《林下词选》、《词汇》题作“闺思”。

《古今名媛汇诗》、《古今女史》题作“闺怨”。

(1)柔:《续选草堂诗余》作“愁”。

(2)芳草:《花草粹编》原作“衰草”,《古今名媛汇诗》同;《草堂诗余续集》注“一作‘衰’,误”;诗词杂俎本《漱玉词》、《续选草堂诗余》、《古今诗余醉》、《林下词选》、《见山亭古今词选》作“芳草”;《词综》、《历代诗余》、《历朝名媛诗词》作“芳树”,四印斋本《漱玉词》同。

按此阕上半首云:“惜春春去,几点催花雨。”乃暮春景物,下云:“连天衰草”,则又为残秋气象,“衰”字必误。“芳草”字较合,惟“草”字不叶韵。“芳树”未知所本。

【鉴赏】 这是一首闺怨词。上片抒写伤春之情,下片抒写伤别之情。伤春、伤别,融为柔肠寸断的千缕浓愁。刻画出一个爱情执着专一、情感真挚细腻的深闺思妇的形象。

开篇处词人即将一腔愁情尽行倾出,将“一寸”柔肠与“千缕”愁思相提并论,这种不成比例的并列使人产生了一种强烈的压抑感,仿佛看到了驱不散、扯不断的沉重愁情压在那深闺中孤独寂寞的弱女子心头,使她愁肠欲断,再也承受不住的凄绝景象。“惜春”以下两句,虽不复直言其愁,却在“惜春春去”的矛盾中展现女子的心理活动:淅淅沥沥的雨声催逼着落红,也催逼着春天归去的脚步。唯一能给深闺女子一点慰藉的春花也凋落了,那催花的雨滴只能在女子心中留下几响空洞的回音。人的青春不也就是这样悄悄逝去的吗?惜春、惜花,也正是惜青春、惜年华的表现,因此,在“惜春春去”的尖锐矛盾中,不是正酝酿着更为沉郁凄怆的深愁吗?

从上片看,给深闺女子带来无限愁怨的“雨”,它催落了嫣红的春花,催走了春天,也催促着流年和女子的青春。下片中,词人循着这一线索,继续探寻“柔肠一寸愁千缕”的根源,笔力集中在女子凭阑远望而搅起的心理活动上。“倚遍阑干”一句,在“倚”这个动词后面缀以“遍”字,把深闺女子百事俱厌的忧烦苦恼尽行点染了出来,下句中又以“只是”与“倚遍”相呼应,托出了这种万念俱灭的“无情绪”是无论如何排解不掉的。这里不再提花,不再提雨,却突兀地提出“人何处”的问题。突兀,则醒目;醒目,则醒人──原来女子凭阑远眺,不只是因百无聊赖而无意识为之,这里还有更重要的、有意识而为之的目的,那就是望眼欲穿地等待着外出的良人归来。望归的行动与内心无法抑制的“人何处”的遥问一笔点破了使女子“柔肠一寸愁千缕”、“只是无情绪”的深层的、根本的原因是苦苦地思念远行未归的良人。在这里,词人巧妙地安排了一个有问无答的布局,却转笔追随着女子的视线去描绘那望不到尽头的萋萋芳草,正顺着良人归来时所必经的道路蔓延开去,一直延伸到遥远的天边。最后,视线被截断了,唯见“连天芳草”,不见良人踪影。这凄凉的画面不就是对望眼欲穿的女子的无情回答吗?寂寞,伤春已使她寸肠生出千缕愁思;望夫不归,女子的愁情又将会是何许深,何许重,何许浓呢?这自然就意在言外了。全词由写寂寞之愁,到写伤春之愁,到写伤别之愁,到写盼归之愁,全面地、层层深入地表现了女子心中愁情积淀积累的过程。一个“雨”字,把上下两片勾联在一起;远处的萋萋芳草,近处的愁红惨绿,远远近近,都在“催花雨”的搅拢下显得分外冷寂。把愁已经写尽、写透,故明代陆云龙在《词菁》中称道此首词是“泪尽个中”,《云韶集》也盛赞此作“情词并胜,神韵悠然。”

(小提示:如果您想查询《点绛唇》相关诗句的上一句或者下一句是什么,可以在页面右上角的“诗词检索”中输入您要查询的诗句,回车即可查到该诗句的上句或下句。注意上半句和下半句输入时不要留有空格和标点符号!)

评论:

昵称

网站

全字解析
在线新华字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