伫倚危楼风细细,[2]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
[3]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栏意。
拟把疏狂图一醉,[4]对酒当歌,[5]强乐还无味。
[6]衣带渐宽终不悔,[7]为伊消得人憔悴。

佇倚危樓風細細,[2]望極春愁,黯黯生天際。
[3]草色煙光殘照裏,無言誰會憑欄意。
擬把疏狂圖一醉,[4]對酒當歌,[5]強樂還無味。
[6]衣帶漸寬終不悔,[7]為伊消得人憔悴。

zhù yǐ wēi lóu fēng xì xì ,[2] wàng jí chūn chóu , àn àn shēng tiān jì 。
[3] cǎo sè yān guāng cán zhào lǐ , wú yán shuí huì píng lán yì 。
nǐ bǎ shū kuáng tú yī zuì ,[4] duì jiǔ dāng gē ,[5] qiáng lè huán wú wèi 。
[6] yī dài jiàn kuān zhōng bù huǐ ,[7] wéi yī xiāo dé rén qiáo cuì 。

鉴赏

柳永(北宋)的《蝶恋花》选自 姜葆夫、韦良成选注《常用古诗》。

【注释】 [1]《蝶恋花》原为唐教坊曲,调名取义简文帝“翻阶蛱蝶恋花情”句。又名《鹊踏枝》、《凤栖梧》等。双调,六十字,仄韵。

[2]危楼:高楼。

[3]黯黯:迷蒙不明。

[4]拟把:打算。疏狂:粗疏狂放,不合时宜。

[5]对酒当歌:语出曹操《短歌行》。当:与“对”意同。

[6]强:勉强。强乐:强颜欢笑。

[7]衣带渐宽:指人逐渐消瘦。语本《古诗》:“相去日已远,衣带日已缓”。

【鉴赏一】 这是一首怀人词。上片写登高望远,离愁油然而生。“伫倚危楼风细细”,“危楼”,暗示抒情主人公立足既高,游目必远。“伫倚”,则见出主人公凭栏之久与怀想之深。但始料未及,“伫倚”的结果却是“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春愁”,即怀远盼归之离愁。不说“春愁”潜滋暗长于心田,反说它从遥远的天际生出,一方面是力避庸常,试图化无形为有形,变抽象为具象,增加画面的视觉性与流动感;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其“春愁”是由天际景物所触发。

接着,“草色烟光”句便展示主人公望断天涯时所见之景。而“无言谁会”句既是徒自凭栏、希望成空的感喟,也是不见伊人、心曲难诉的慨叹。“无言”二字,若有万千思绪。

下片写主人公为消释离愁,决意痛饮狂歌:“拟把疏狂图一醉”。但强颜为欢,终觉“无味”。从“拟把”到“无味”,笔势开阖动荡,颇具波澜。结穴“衣带渐宽”二句以健笔写柔情,自誓甘愿为思念伊人而日渐消瘦与憔悴。“终不悔”,即“之死无靡它”之意,表现了主人公的坚毅性格与执着的态度,词境也因此得以升华。

贺裳《皱水轩词筌》认为韦庄《思帝乡》中的“陌上谁家年少足风流,妾疑将身嫁与一生休。纵被无情弃,不能羞”诸句,是“作决绝语而妙”者;而《蝶恋花》的末二句乃本乎韦词,不过“气加婉矣”。其实,冯延已《鹊踏枝》中的“日日花前常病酒,镜里不辞朱颜瘦”,虽然语较颓唐,亦属其类。后来,王国维在《人间词语》中谈到“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过三种境界”,被他借用来形容“第二境”的便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这大概正是柳永的这两句词概括了一种锲而不舍的坚毅性格和执着态度。

【鉴赏二】 这是一首怀念远方恋人的作品。上片通过写天景:“风细细”,写地景:“草色烟光残照里”,营造了一个缠绵相思、亲情难诉的场景,然后词人布撒春愁,默默无言,任爱意尽情挥发。上片大意是:“我”久立于高楼之上,春风轻轻地吹拂着面颊,在目力所及的天际,一缕春愁,黯黯地油然而生。向下望去,草色青青,日光斜照,烟波浩渺,佳人何去?我默默无语,独自凭阑,又有谁理解我的万种情意呢?

下片写为消除相思的痛苦,打算借酒浇愁,强自宽解,但又觉得强乐无味。最后痛下决心,执著地追求他思念中的伊人,为了她,可以不惜一切。“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两句,是一篇之警策,可视为“词眼”。词人借此两句,把思念恋人的感情推向高潮。千百年来,这两句词已成为脍炙人口的名句,王国维曾把它作为人生三大境界的“第二境”。

《蝶恋花》这首词抒情手法的特点是,开始借景生发,然后打算把怀远之情荡开,用“拟把疏狂图一醉”的方法,使相思之情得以排遣,最后因为此情无法消解,索性任其相思下去,表现了才子词人对伊人的一片痴情。

【鉴赏三】 《蝶恋花》这首词采用“曲径通幽”的表现方式,抒情写景,感情真挚。巧妙地把飘泊异乡的落魄感受,同怀恋意中人的缠绵情思融为一体。

“伫倚危楼风细细”。说登楼引起了“春愁”。全词只此一句叙事,便把主人公的外形象象一幅剪纸那样突现出来了。“风细细”,带写一笔景物,为这幅剪影添加了一点背景,使画面立刻活跃起来了。

“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极目天涯,一种黯然魂销的“春愁”油然而生。“春愁”,又点明了时令。对这“愁”的具体内容,词人只说“生天际”,可见是天际的什么景物触动了他的愁怀。从下一句“草色烟光”来看,是春草。芳草萋萋,刬尽还生,很容易使人联想到愁恨的联绵无尽。柳永借用春草,表示自己已经倦游思归,也表示自己怀念亲爱的人。那天际的春草,所牵动的词人的“春愁”究竟是哪一种呢?词人却到此为止,不再多说了。

“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阑意”写主人公的孤单凄凉之感。前一句用景物描写点明时间,可以知道,他久久地站立楼头眺望,时已黄昏还不忍离去。“草色烟光”写春天景色极为生动逼真。春草,铺地如茵,登高下望,夕阳的余辉下,闪烁着一层迷蒙的如烟似雾的光色。一种极为萋美的景色,再加上“残照”二字,便又多了一层感伤的色彩,为下一句抒情定下基调。“无言谁会凭阑意”,因为没有人理解他登高远望的心情,所以他默默无言。有“春愁”又无可诉说,这虽然不是“春愁”本身的内容,却加重了“春愁”的愁苦滋味。柳永并没有说出他的“春愁”是什么,却又掉转笔墨,埋怨起别人不理解他的心情来了。柳永把笔宕开,写他如何苦中求乐。“愁”,自然是痛苦的,那还是把它忘却,自寻开心吧!“拟把疏狂图一醉”,写他的打算。他已经深深体会到了“春愁”的深沉,单靠自身的力量是难以排遣的,所以他要借酒浇愁。词人说得很清楚,目的是“图一醉”。为了追求这“一醉”,他“疏狂”,不拘形迹,只要醉了就行。不仅要痛饮,还要“对酒当歌”,借放声高歌来抒发他的愁怀。但结果却是“强乐还无味”,他并没有抑制住“春愁”。故作欢乐而“无味”,更说明“春愁”的缠绵执着。

至此,柳永才透露这种“春愁”是一种坚贞不渝的感情。他的满怀愁绪之所以挥之下去,正是因为他不仅不想摆脱这“春愁”的纠缠,甚至心甘情愿为“春愁”所折磨,即使渐渐形容憔悴、瘦骨伶仃,也决不后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才一语破的:词人的所谓“春愁”,不外是“相思”二字。

《蝶恋花》这首词妙紧拓“春愁”即“相思”,却又迟迟不肯说破,只是从字里行间向读者透露出一些消息,眼看要写到了,却又煞住,掉转笔墨,如此影影绰绰,扑朔迷离,千回百折,直到最后一句,才使真象大白。词相思感情达到高潮的时候,戛然而止,激情回荡,感染力更强了。

【集评】 唐圭璋《唐宋词简释》:此首上片写境,下片抒情。“伫倚”三句,写远望愁生。“草色”两句,实写所见冷落景象与伤高念远之意。换头深婉。“拟把”句,与“衣带”两句,更柔厚。与“不辞镜里朱颜瘦”语,同合风人之旨。

王国维《人间词话》: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过三种之境界,以“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为第二境。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长守尾生抱柱之信,拼减沈郎腰带之围,真情至语。

(小提示:如果您想查询《蝶恋花》相关诗句的上一句或者下一句是什么,可以在页面右上角的“诗词检索”中输入您要查询的诗句,回车即可查到该诗句的上句或下句。注意上半句和下半句输入时不要留有空格和标点符号!)

评论:

昵称

网站

全字解析
在线新华字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