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桃天上栽和露,不是凡花数。
乱山深处水萦洄,可惜一枝如画,为谁开。
轻寒细雨情何限,不道春难管。
为君沈醉又何妨,只怕酒醒时候,断人肠。

碧桃天上栽和露,不是凡花數。
亂山深處水縈洄,可惜一枝如畫,為誰開。
輕寒細雨情何限,不道春難管。
為君沈醉又何妨,隻怕酒醒時候,斷人腸。

bì táo tiān shàng zāi hé lù , bù shì fán huā shù 。
luàn shān shēn chǔ shuǐ yíng huí , kě xī yī zhī rú huà , wéi shuí kāi 。
qīng hán xì yǔ qíng hé xiàn , bù dào chūn nán guǎn 。
wéi jūn shěn zuì yòu hé fáng , zhī pà jiǔ xǐng shí hòu , duàn rén cháng 。

鉴赏

《虞美人》这首词有一段颇具传奇色彩的本事:“秦少游寓京师,有贵官延饮,出宠妓碧桃侑觞,劝酒惓惓。少游领其意,复举觞劝碧桃。贵官云:‘碧桃素不善饮。’意不欲少游强之。碧桃曰:‘今日为学士拼了一醉!”引巨觞长饮。少游即席赠《虞美人》词曰(略)。合座悉恨。贵官云:‘今后永不令此姬出来!’满座大笑。”(《绿窗新话》卷上)

是否真有此“本事”,不得而知。但它对理解《虞美人》的蕴意、寄托却颇有启发。生于非地的一支碧桃,在乱山深处孤独自开,不被人赏,那正是美人命运的象征。

“碧桃天上栽和露,不是凡花数。”首句化用唐诗人秦观高蟾《下第后上永崇高侍郎》:“天上碧桃和露种,日边红杏倚云栽”语。先声夺人,高雅富丽。那是只有天宫才可能有的一株碧桃啊!又况和露而种,更呈其鲜艳欲滴之娇情妍态。如此光艳照人,自然不是凡花俗卉之胚数。词人从正、反两面对其褒扬至极。“不是”二字颇耐人玩味。诗歌理论家们常常强调中国诗词在不用系词的情况下所取得的成就,并认为这种成就正是得益于系词的缺失。其实,这并不完全正确。系词的出现,从语法角度看,它表示的只是两个词之间的等同,但当其运用于中国古典诗词之中时,它却传达出某些与这种等同相抵触的言外之意,换言之,“是”暗含了“不是”或“也许不是”,“不是”又暗含着“已经是”或“然而却是”,以其内在的歧义达到一种反讽的陈述。“不是凡花数”越是说得斩钉截铁,越是让人感到隐含有不愿接受的现实在。事实正是如此:“乱山深处水萦回。”一“乱”一“深”,见其托身非所、处地之荒僻。尽管依然在萦回盘旋的溪水边开得盈盈如画,“可惜一枝如画为谁开?”没人欣赏没人问,美又何然?也许可以保持那份高洁与矜持,然而总是遗恨!从而表现出碧桃不得意的遭遇和寂寞难耐的凄苦心境。杜甫有:“桃花一簇开无主,可爱深红爱浅红?”,陆游有“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意蕴与此略似,而此篇吟咏之深沉过之。杜诗、陆词皆正面点出花之“无主”,而秦词只以“为谁开”的探询语气,将“无主”之慨妥婉出之,音情更显得低徊摇荡。

上片以花象征美人,然着笔在花。高贵不凡之身无奈托于荒山野岭,盈盈如画只是孤独自开,洁爱自好也难禁凄凄含愁,款款妙笔传其形神兼备。

下片始转写美人。前二句见其惜春之心。微微春寒,细雨霏霏,这如画一枝桃花更显出脉脉含情。然而也许女主人公的忧虑太深重了,春天宜人的风物也很快从她忧伤的目光底下滑过去,终于发出了“不道春难管”的一声伤叹。是啊,无奈春光不由人遣,无法把留。它已经是“寂寞开无主”了,有何人来怜爱它呢?到了明年此时,它是否还是“依旧笑春风”呢?叹之、怜之、伤之。伤春也是自伤。即如此般芳洁光艳,终是青春难驻,年华易往!尾末两句写惜别。“为君沉醉又何妨。”难得知音怜爱,却又要匆匆行别,为报所欢,拼却一醉,应是理所为然,何况更是欲借以排遣愁绪。醉意恍惚中也许能减却几分离索的凄凉吧!可是转念一想:“只怕酒醒时候断人肠。”如今一醉颜红,自然是容易的,然而,酒醒之后呢?心爱的人儿不见了,不是更令人肠断?不,不能沉醉,哪怕只是一起度过这短暂的离别时分也是好的啊!沉醉又不能沉醉的矛盾以“只怕”二字委婉出之。“何妨”是为了他,“只怕”也是因为他,惜别之情深自见。

全词情感发展万转千回,深沉蕴藉。词情亦进亦退,亦退亦进地委婉曲折地前进,每一份情感,都紧紧地跟随着它的否定:“不是凡花数”却是凡花命;乱山深处“一枝如画”,依然无人赏识;“轻寒细雨”,风物宜人,又恨留春不住;为君不惜一醉颜红,又怕酒醒时候更添愁,只好任凭愁来折磨她了。最后,在“断人肠”的怨叹声中词情戛然而止,收到了凄咽恻断的艺术效果。

词作在艺术表现上运用的是传统的香草美人的比兴手法。花,为美人之象征,在美人身上,我们又不难看出词人自身的影子,亦花亦美人亦词人。词人本是一位“少豪俊,慷慨溢于言辞”(《宋史•秦观传》)的才俊之士,却不为世用,仕途抑塞,历尽坎坷,自然是满腹怀才不遇的不平。然而在那埋没人才的社会里,这不平,向谁去诉说?诉说又有何用?只好“借他人酒杯,浇胸中块垒”。于是当词人为美人的命运深情叹咏的时候,他其实正是在寄寓身世,抒自身怀抱。也正是词人身世之感的打入,使得《虞美人》的意义大大超越于这则“本事”。词心所系,寄托遥深,乃是香草美人手法极其成功的运用。全词处处紧扣,而又不着痕迹,极尽含蓄委婉之致,表现了精湛的艺术技巧。读者可知,骚赋之法,“衣被辞人,非一代也”。

这也是一首咏梅词,不是泛写咏梅,而是把梅花所在地限定在武夷山范围之内,题为“武夷咏梅”。武夷山,在福建崇安县城西南10公里,为福建第一名山,名胜古迹很多。产“武夷岩茶”、方竹及灵芝。武夷山脉,地处暖温带和中温带交界处,气候变异特色显著。广东大庾岭又称梅岭,这个也是地处暖温带和中温带交会处,气候温差变异大,春天梅树开花,南枝先北枝后,形成梅岭上梅花的一大奇观。

“乱山深处,见寒梅一朵,皎然如雪。”武夷山,从大范围讲,是绵亘百里的大山脉,说它是“乱山深处”,当然是适合的。“寒梅一朵”,它是孤独的。“皎然如雪”,是白梅。在一年之中,南中国对雪是不常见的。幽深孤独芳洁的白梅,是有足够的诱人力。“的妍姿羞半吐,斜映小窗幽绝。”鲜艳明亮的美姿,含羞半吐的花朵,映上幽雅的小窗,是够雅致的。不由得诗人秦观使用美人来比拟梅花了。“玉染香腮,酥凝冷艳,容态天然别。”像白羊脂玉一样的香腮,像凝结的酥奶一样的肌肤,这样白如玉,润如酥的天然丰姿,真是别有一种艳绝。“故人虽远,对花谁肯轻折。”一支寒梅,虽然独处深山,能有那一个能忍心随意去折取呢!上片是写武夷山的梅花,幽深、孤独、艳美,如同一位佳丽,人人都想去爱护它,谁还能任意去摧残折取它。

下片,进一步将梅花比作仙女。“疑是姑射神仙,幔亭宴罢,迤逦停瑶节。”《庄子•逍遥游》:“藐姑射之山,有神人居焉,肌肤若冰霜,淖约若处子”。秦观写到这里,简直怀疑武夷山的梅花,是藐姑射山上的女神仙,冰肌雪肤,美若处子。《武夷山记》:“武夷君,地官也,相传每于八月十五日大会村人于武夷山,上置幔亭,化虹桥通下山。”武夷山上有幔亭峰。在使用帐幔围作的亭子里欢宴,宴罢在迤逦的山路上站下来,欣赏山景。“爱此溪山供秀润,饱玩洞天风月。”武夷山是山秀水润,可以饱览此处洞天风月。“万石丛中,百花头上,谁与争高洁。”在此千岩万壑中,百花待开的前头,那一种花又能站出来同梅花比高洁呢?至于“粗桃俗李,不须连夜催发。”粗俗的桃花、李花,不必去争相开放,梅花的纯洁高雅,你们是没法比拟的。世人有一句常说的话:“梅占百花櫆。”桃花、李花们,折服了吧!

(小提示:如果您想查询《虞美人》相关诗句的上一句或者下一句是什么,可以在页面右上角的“诗词检索”中输入您要查询的诗句,回车即可查到该诗句的上句或下句。注意上半句和下半句输入时不要留有空格和标点符号!)

评论:

昵称

网站

全字解析
在线新华字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