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峰云起,骤雨一霎儿价。
更远树斜阳,风景怎生图画?
青旗卖酒,山那畔别有人间,只消山水光中,无事过这一夏。

午醉醒时,松窗竹户,万千潇洒。
野鸟飞来,又是一般闲暇。
却怪白鸥,觑著人欲下未下。
旧盟都在,新来莫是,别有说话?

千峰雲起,驟雨一霎兒價。
更遠樹斜陽,風景怎生圖畫?
青旗賣酒,山那畔別有人間,隻消山水光中,無事過這一夏。

午醉醒時,松窗竹戶,萬千瀟灑。
野鳥飛來,又是一般閑暇。
卻怪白鷗,覷著人欲下未下。
舊盟都在,新來莫是,別有說話?

qiān fēng yún qǐ , zhòu yǔ yī shà ér jià 。
gēng yuǎn shù xié yáng , fēng jǐng zěn shēng tú huà ?
qīng qí mài jiǔ , shān nà pàn bié yǒu rén jiān , zhī xiāo shān shuǐ guāng zhōng , wú shì guò zhè yī xià 。

wǔ zuì xǐng shí , sōng chuāng zhú hù , wàn qiān xiāo sǎ 。
yě niǎo fēi lái , yòu shì yī bān xián xiá 。
què guài bái ōu , qù zhù rén yù xià wèi xià 。
jiù méng dū zài , xīn lái mò shì , bié yǒu shuō huà ?

鉴赏

【注释】

一霎儿价:一会儿。价,语助词,无义。

者:同“这”。

【鉴赏】

1、《丑奴儿》这首词的上片写夏天山村的天气变化:首句写起云,次写骤雨,再次写放晴。“风景怎生图画”,可以理解为“这样的风景如何能画得出呢!”写出山乡景色的清新和旷远。最后两句写村居生活的清悠,表达了辛弃疾对这种生活的向往之情,并领起下片。

2、下片紧承上片末句写辛弃疾的生活愿望。第一句写生活的悠闲,第二句写飞来的野鸟平添了意境的闲暇。词写到这里,如果沿着原先的思路写下去,那么全词就会显得词藻堆砌,难免缺少变化。果不其然,“却怪白鸥”一句来了一个转折,打破了一味写景的单调,使词的意境起了变化,说明他所想象的平静悠闲的生活,在现实中是不可能实现的。“旧盟”一句是辛弃疾对白鸥说的话:“我还记得同你们有过盟约,而你们却同我隔膜了。”古诗有鸥盟之辞,如李白诗:“明朝拂

衣去,永与白鸥盟。”辛弃疾在退隐带湖新居之初,也有“凡我同盟鸥鸟,今日既盟之后,来往莫相猜”之句。而这词辛弃疾却说,连曾经跟我有过盟约的,最无心机的白鸥,如今也不相信我了。我们若想理解这句,就必须联系辛弃疾的身世。我们知道词人虽然有北伐复国的壮志,但处处受到统治集团的排斥和打击,这种遭遇使他很想摆脱官场生活。词的前半部分就反映了他的这种愿望。但是词人知道,这种愿望在现实面前只能是一种不切实际的空想,即使他生活在那样的山村中,也还是逃避不了别人的猜忌。因此,通观全词,可以知道词的上片及下片的前半部分,极力渲染风景的优美、环境的闲适,实际上是采用了反衬的手法,烘托自己在官场上受猜忌的遭遇和政治上失意的心情。总之,全词以乐景写哀,使词的意境曲径通幽,别有洞天,韵味无穷。

辛弃疾退隐江西上饶时,经常来往于博山道中(博山在江西广丰西南三十多里)。《丑奴儿》这首词写博山道中所见,它好象是一幅山水画。题目是“效李易安体”,所以《丑奴儿》这首词写的明白如话。虽然在文字上容易读懂,可是我们要仔细体会,因为它里面隐约地寄托了他的身世之感。词的上片写山水景物;下片则全是想象之辞,虽然是虚写,却是《丑奴儿》这首词最主要的部分。

上片首写起云,次写骤雨,再次写放晴,是写夏天山村的天气变化。“一霎儿价”就是一会儿功夫。“价”是语助辞。“风景怎生图画”句,可以理解为赞叹之辞:“这风景是怎样美丽的图画呵!”也可以体会为反诘语气:“这风景怎么能画得出来呵?!”上面六句把山乡风光描绘为一幅清旷的图画。最后两句:“只消山水光中,无事过者一夏。”(“者”就是“这”)是辛弃疾写自己的思想愿望,即由此引起下片想象之辞。

下片是辛弃疾设想在这里过生活的情景。写“午醉醒时”,看见“松窗竹户”十分潇洒(“万千”是“十分”的意思),又看见飞来的野鸟,更增加了意境的闲暇。末了“却怪白鸥”几句来一个转折,使文情起了变化,说明他所想象的平静悠闲的生活,在现实里是不可能实现的。“旧盟都在”几句是辛弃疾对白鸥说的话:“我还记得同你们有过盟约,而你们现在却同我隔膜了。”“别有说话”,是说存在着违背旧盟的念头。古诗有盟鸥之辞,李白诗:“明朝拂衣去,永与白鸥盟”。可能是最早的两句。辛弃疾于退隐带湖新居之初,也有“盟鸥”的《水调歌头》:有“凡我同盟鸥鸟,今日既盟之后,来往莫相猜”之句。相传白鸥是最无机心的禽鸟,而辛弃疾《丑奴儿》这首词的结尾却说,连曾经跟我有过盟约的、最无机心的白鸥,如今也不相信我了。用反衬的手法,极写自己在官场上受猜忌的遭遇。

辛弃疾一生政治上的处境是很不得意的,他在《论盗贼札子》中说:“臣生平刚拙自信,年来不为众人所容,顾恐言未脱口而祸不旋踵……”他处处受到统治集团的排斥、打击,经常有人弹劾他,所以他惟恐话还没出口,灾祸就接二连三地来了。在服官江西以后,他又曾受谏官的打击。

辛弃疾的另一首《江神子•博山道中》也有“白发苍颜吾老矣,只此地,是生涯”之句。正是他被迫退休江西的时期。从四十三岁起,他在江西上饶一共住了十年。这种政治遭遇使他很希望摆脱官场生活。《丑奴儿》这首词的前半,就是反映了他的这种愿望。然而他同时也清楚地知道,这种愿望只是一种不可能实现的空想。即使生活在那样宁静的山乡里,也还是不能逃脱别人的猜忌。

《丑奴儿》这首词采用铺叙的手法,把景物一一展现在读者的面前。词的上片以及下片的前半,极力渲染风景的优美,环境的闲适。辛弃疾这样写的目的,是为了衬托最后五句所表达的失意的心情。通过白鸥的背盟,写出自己身世之感和生活道路的坎坷不平,不用一句直笔而收到很高的艺术效果。以淡景写浓愁,这也是辛弃疾词的一种常用的艺术手法。

(小提示:如果您想查询《丑奴儿》相关诗句的上一句或者下一句是什么,可以在页面右上角的“诗词检索”中输入您要查询的诗句,回车即可查到该诗句的上句或下句。注意上半句和下半句输入时不要留有空格和标点符号!)

评论:

昵称

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