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冈避暑,茅檐避雨,闲去闲来几度?
醉扶孤石看飞泉,又却是,前回醒处。
东家娶妇,西家归女。
酿成千顷稻花香,夜夜费,一天风露。

松岡避暑,茅檐避雨,閑去閑來幾度?
醉扶孤石看飛泉,又卻是,前回醒處。
東家娶婦,西家歸女。
釀成千頃稻花香,夜夜費,一天風露。

sōng gāng bì shǔ , máo yán bì yǔ , xián qù xián lái jī dù ?
zuì fú gū shí kàn fēi quán , yòu què shì , qián huí xǐng chǔ 。
dōng jiā qǔ fù , xī jiā guī nǚ 。
niàng chéng qiān qǐng dào huā xiāng , yè yè fèi , yī tiān fēng lù 。

鉴赏

《鹊桥仙》这首词作于孝宗淳熙十六年己酉(1189),辛弃疾五十岁在江西上饶家居。带湖新居筑于城西北一里许的带湖之滨。登楼远眺,可见灵山一带的山冈。辛弃疾于两首《清平乐•检校山园,书所见》的开篇,一云“连云松竹”,一云“断崖修竹”。地势高,松竹成林。词一起笔调轻灵,说避暑则在松冈,避雨则在茅檐,这是就通常情况说的。但这种遣词造句犹如司空图的“赏雨茅屋”,“左右修竹”,透露出一片闲适高雅的情调。而第三句“闲来闲去几度”一收,进而表示出像这样的上山、下山、晴天、雨天,来来去去,连自己也不知有多少次了。“知者乐水,仁者乐山”(《论语•雍也》)。大自然界的山山水水,可以荡涤尘污,也可以宽慰人的心灵。“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贺新郎》);“带湖吾甚爱,千丈翠奁开”(《水调歌头》)。可贵的是被迫隐居的诗人辛弃疾,仍时刻未忘“南共北,正分裂”(《贺新郎•送杜叔高》)。总之一起这三句格调清新,用笔自然,全不着力,而那种“闲来闲去”的情趣自见。接二句“醉扶怪石看飞泉,又却是、前回醒处”是一个独立的特写镜头。停下摇晃的脚步,手扶嶙峋的怪石,注目眼前飞流直下溅珠跃玉的瀑布,醉眼朦胧,辨认许久,看呵看呵,原来以前多次酒醒就在这里!“似曾相识”,“似是而非”,正是由于“醉”。“又却是”,此刻诗人辛弃疾于惊喜中会生出多少感慨?这“醉”仍是出于迫不得已!退居林下,身处“飞流万壑,共千岩争秀”(《洞仙歌》)的佳境,为山水所陶醉,却并未完全乐以忘忧,这里充分表出因“闲”而“醉”的情怀。

词的下片转写农村风情,应题“山行所见”。男婚女嫁是农民生活中的一件大事,往往经过精心选择认为是吉祥的日子,所以“东家娶妇,西家归女”碰到了一块。两家门前都灯火通明,亲友云集,一片欢声笑语。“归”,旧时称女子出嫁曰归,或称“于归”。《诗•周南•桃夭》:“之子于归,宜其室家”。换头三句十四字,语浅意明,用典型的生活细节,形象地勾勒出一幅农村风俗嫁娶图。一结别开生面:“酿成千顷稻花香,夜夜费、一天风露”。村外田野里柔风轻露漫天飘洒,它们是在醞酿制造着稻香千顷,丰收就在眼前了!它和上二句情调、氛围和谐,使本来喜气盈盈的欢腾气氛,更上一层楼。辛弃疾似与农民们感同身受,使他也沉浸在纯朴的乡风中了。

《鹊桥仙》这首词上片并非只是闲情逸趣的表现,它隐含着被迫纵情山水的身世之痛。而在写乡俗中却又表现出他所受到的欢乐的感染。“这一个”辛弃疾是真实的。

(小提示:如果您想查询《鹊桥仙》相关诗句的上一句或者下一句是什么,可以在页面右上角的“诗词检索”中输入您要查询的诗句,回车即可查到该诗句的上句或下句。注意上半句和下半句输入时不要留有空格和标点符号!)

评论:

昵称

网站

全字解析
在线新华字典 »